大灰狼的宝贝兔

齐勇亲妈
不晃,也不趴下
勇砸看看妈妈吧hhhh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你又老了一岁,按照你自己去年说的标准,你是中年人了,嗯。

可这是不对的,按照世卫组织的标准,你还是个青年。而在我心里,你大概永远是个少年。不过,是个内心极为成熟的少年,哈哈哈哈哈。

依惯例,我又来写你看不到的生贺了。可是爱豆同志,本人一直坚信,所有的爱和祝福即便石沉大海,可还是会在某个时点发出微弱的信号,带给你哪怕一微秒的好运与快乐。这是正确而伟大的玄学,是爱的确信。


我仍旧是丢三落四的,出发之前忘记了去洗一张宋运辉的照片带着。因为小辉是学神吗,不过也没关系,学神在我心里。另外我带了两本你的台历,哈哈哈够用了。

白玉兰奖时,特意晚了几个小时去看的重播。原谅我的胆怯。其实没...

4 131

【文评】平凡的世界也特别快乐——读《1982》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收到《1982》的长评,超级开心。感谢 @安大略 的评论与分享,举高高,转圈圈~

曾经有人问过这故事为什么叫1982,因为我爱豆是那一年生的呀,而恰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就是在这一年毕业的。去年夏天,因为老母亲无法忍受大儿砸在楼诚101的比赛里排名垫底,一边忙着一些棘手的事,一边磕磕绊绊写完了这个故事。如今回首,感慨万千。

每个人一路走来都会遇见无数的风景和无数的人,大多数会是过眼云烟,泛起的涟漪迅速消失,而极少极少的部分会像无形的烙印一样,永久地留在记忆里,甚至融入你的气息里。可能楼诚还有包括胡齐在内的楼诚衍生,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深刻存在。书...

1 43

【杜霖】【皮囊】【36】

杜见锋给谁打的电话呢?老杜称呼他为,门板子先生。猜到是谁了吗?哈哈哈哈哈


终章

36.

“还有啥要跟我说的不?”杜见锋吐出一个烟圈,纯白的。

毛利民微微笑着望着旅长,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有,有很多,但也都别说了吧。


“小毛子,要委屈你了。”

“这点伤算个啥。二团长他们几个心里难受,不敢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旅长,兄弟们一点心意,你要是推辞,他们跟前我可就活不起了,旅长…”

杜见锋知道那是金条,出生入死的情义,他不能拒绝。


心里都清楚,往后再想见上一面怕是太难了。杜见锋还是不搞娘们唧唧那一套,他捶了自己副官的胸口一拳。转过身去,泪流满面。


所以许...

【杜霖】【皮囊】【35】

我们特别聪明特别有眼力价儿的王大夯终于如愿以偿了!

事实证明我们阿诚哥永远是对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金科玉律,比如“跟谁学谁”。

另外,这个故事也快要完结了。


35.

德国人投降了,战局更加明朗。上头明显在做准备,一些工作已经落实到杜见锋他们这个层面。而对于秦立文的能量,杜见锋早先有些估计不足。他久不与那些官僚打交道,很多信息还是闭塞。他军衔加码的事不必说,指定是搅黄了,这倒无所谓,关键对方一直在追查许一霖的下落,无半点会松口的意思。杜见锋心里明白,这事早晚要有个了结。跟日本人的仗迟早要打完,而且这个时间不会慢了,打完之后呢?

思量许久,杜见锋才决定打那个电话。...


【杜霖】【皮囊】【番外二】

本来没有番外2的,嗯,这脑洞怎么开的都忘了……

杜霖夫夫的不正经日常



番外二  护鸡行动

院里养了一只公鸡一只母鸡,这当然是为了吃鸡蛋方便。许一霖记得小时候家里后厨是养着鸡的,不过他不大到厨房去,只对鸡打鸣的声音有个隐约的印象。

那芦花大公鸡雄赳赳的,嘴巴锋利得很,动不动就做出一叨一叨的架势,倒让他有些发怵。母鸡看着肥肥的,每回杜见锋说想喝老母鸡汤,它都往鸡笼里扎,就跟能听懂人言似的。


养鸡其实给许一霖增添了不少事项,他又不愿把这些家务活推卸给别人去做,只是遇到确实不懂的才会问问王文静。


那天吃过中饭,许一霖和王文静在院里...

【杜霖】【皮囊】【34】

这故事真是,不是吃就是喝,再不就是耍贫嘴

杜见锋整个儿一“笑话俗语代言人”,而许一霖真得长出息了啊嘎嘎

可,你们又是那样的情深义重,每个字其实都是你们俩的爱情,┗|`O′|┛ 嗷~~


34.

为了不惹眼,杜见锋每天都换上便装出入他们的新住所。那两身换洗着穿的裤褂都是黑色薄绸的,太阳地里闪着某种滑稽的光泽。许一霖笑说像是镇上地痞惯穿的那种衣裳。其实老杜穿什么都英俊,只不过都比不上他穿军装迷人就是了。那挺括的深橄榄绿一上身,他整个人都散着光芒。

若是城防上没什么特别的公务,杜见锋就会在家陪着许一霖。两人叽叽咕咕地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许一霖透过杜见锋的嘴才晓得,原来自己也是...

【杜霖】【皮囊】【33】

低劣画质CP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他俩怎么能这么可爱嘤嘤嘤


老杜的心里话 ↑↑↑


33.

于是他就真得好好睡了一大觉。


杜见锋睡了一个对时就自然醒了。许一霖半趴在他身上,睡得异常老实。不是那张牙舞爪的毛病彻底改了,而是他身上因着骑马落下的酸痛还未散去,一动估计就更疼。

小冤家不时乖顺地哼唧两声,嘴角渗出的口水洇湿了杜见锋胸口的衣裳。他一路上不知受了多少罪,杜见锋轻抚他的发顶,腹内有种重压释放后的空虚感。饿了,尿也憋得慌,但他还是没动弹,就等着许一霖自己慢慢醒过来。让他睡足吧,昨天洗脸时,杜见锋在他眼底拿毛巾擦了又擦,才发现原来不是脏的,是黑眼...

【杜霖】【皮囊】【32】

各位熊孩子节快乐哈

我们眉毛是本体超级漂酿的一霖萝卜和炫酷吊炸天还配心形手枪的大bei菜杜见锋终于重聚啦

作为DY女孩,终于把denlen两字拼出来了嘎嘎


32.

真的爱情往往是朴素的,花里胡哨顶多就是调剂而已。也许从未思量过这个问题——什么是爱——但杜见锋和许一霖骨子里都认同那种简单的观点。爱你,无非就是努力让你吃好睡好,心里不受任何委屈,身上不遭半点罪。越简单的事,越是没人能做到。

可许一霖也有他的雄心壮志,他爱杜见锋。

突如其来的昏厥原本应该激发出他体内多日积攒的疲惫和委屈,此刻那些却哑了火。他极速地醒来,准确地说,他被自己内心的焦急和身上扥㘄扥㘄的起伏感给推醒了。王文静...

【杜霖】【皮囊】【31】

杜见锋:请称呼老子“俗语大王”

一霖啊,你不是一般人,你真得特别勇敢特别可爱,另外乌云你悠着点骑,往后我还得还给我们家勇崽呢

另外,你俩步调真是一致,一急就“咣当”,是一家人无误了


31.

许一霖做梦也没梦到过自己持枪威胁别人的场面。然而这正是他此时此刻在做的事。他不能承受乌云被这个长着一双三角眼的村汉抢走的风险,不管是在情感上还是现实的需要上,许一霖必须保护好他的马。

村汉似乎不信那是一把能打响的枪,他恶狠狠地盯着许一霖的眼看,没有退缩的意思,手依旧拉着马的缰绳不放。许一霖也回瞪着他,眼睛眨都不眨,没有什么凶相可言,却流露出骇人的坚定。更重要的是,他的手异常得稳,手枪端指着,在...

【杜霖】【皮囊】【30】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之前接收了我表情包暗示的旁友,哈哈哈哈,那一串emoji是不是特别费解啊


30.

第一次正面交锋的战役里,赵大彪意外牺牲了。大家都觉得旅长变了,不止是他毫不避讳旁人地流下眼泪,还在于下一秒他的面目所呈现出来的骇人的恐怖。以前他是战神杜子龙,此刻就几近成魔了。而神与魔到底谁更厉害呢?不知道。谁也说不好。不过第二次战役,鬼子就吃了大亏。杜见锋亲手割人头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一团长的坟包前堆满了鬼子的人头。许一霖骂得没有错,这个活阎王。

+++


一切都在秦立武的计划之内和掌握之中。自从他发现许一霖不仅长相不错,而且还能...

 
1 / 38

© 大灰狼的宝贝兔 | Powered by LOFTER